104年05月 探訪志工-宗慶

圖文/宗慶




  這趟楠西之旅,對我而言其實滿漫長的在出發前我老爸多次提醒我,雨大就開車去吧。

  其實內心很掙扎一方面還未自己一個人開車去遠方,往往開車就送送貨接接人多半都在市區行走,我總是覺得騎摩托車自在許多可以享受旅途的空氣及風景,而另一方面家園真的算是險地怕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車子故障,所以就此打住開車的念頭,在出發的前一個晚上一直祈禱明天出大太陽,出大太陽,當天的早晨很給面子無雨出著大太陽,穿好整套的雨具就開始前往,在路途細雨配著陽光這種感覺不是狼狽而是享受大自然的冷氣,但後母的變臉總是特別快的,就開始大雨然後小太陽然後大雨一直持續到家園門口,或許都太習慣開車或坐車前往楠西的旅途,在彎曲的道路上享受濕冷的空氣,以及山上的美景頓時間心情是雀躍的,我們人總是習慣安逸,卻未享受旅途所帶風景及洗禮

  到了家園路口以前總是迎賓狀態下來迎接我們的到來,這次的我走路進家園都快走到江先生及江太太的房子時,他們才開始反應過來,這種感覺還是不要輕易去嘗試,開始一群狗兒狂吠,像是發現入侵者我開始喊狗兒名字,他們才轉換型態開始搖尾巴模式,可能心想大雨裡部會有訪客過來才卸下心防不然就是雨聲夠大抹去了我的腳步聲,到了家園後江太太就開始述說同花順所受傷的經過,在說的過程中,江太太一直覺得很對不起這些狗兒們,在他們吵架時無力制止感覺到內疚,心裡盤算這些狗兒子們的去留,她很擔心又會有同樣的事情再度上演,所以才下定這決心,放手真的需要很大的決心或者我沒實際照顧這麼多狗狗,我不了解其中的難處在哪,但要我要跟這些相處那麼久的狗兒子說分手,我真的無法太習慣有他們在身旁或許搗蛋有時搞怪,但每天都有他們的陪伴心理一定很不捨,看這狗兒依偎在江太太的腳邊,看到這幕心裡有點不捨,我不知道他們相處多久了,但想到他們會分開心情一定很難受吧。

  也希望江先生的傷可以早日好起來,這樣應該就能繼續照顧狗狗們,希望協會能好好協調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