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年07月 探訪志工-muchin

文/muchin


今天在台南善化車站和另一名志工會合後,我們就前往家園探訪了。上個月看到楠西家園的阿比,臉上、耳朵都有創傷和嚴重發炎的狀況,真的是嚇一大跳,這次一進家園,就趕緊看一下牠的傷有沒有好些;看牠噴上了傷藥,全身幾乎都變成藍藍綠綠的顏色,像納美人一樣,就覺得好心疼,但是檢視了一下傷勢和發炎的地方,已經有結痂,一塊一塊比較乾燥了,也沒有再出現新的發炎化膿的狀況,感覺上應該是有好轉了,也就稍微放心一些了;主人說阿比吃飯都搶不到,還有好幾隻狗兒都會攻擊牠,芋泥捲和虎哥在我們面前就公然對阿比低吼,芋泥捲鼻子前面又有沾到傷藥的痕跡,我想牠應該就是欺負阿比的其中之一,而阿比也不吼回去,只是轉到另外一邊去躲著不想和芋泥捲發生衝突,我就想,有時候在家園團體生活的狗兒,沒有一點自我防衛的意識,還是不行的,希望下個月阿比能康復。


狗兒來楠西家園住久了,現在開始會玩一些不一樣的把戲了;在戶外的泥地上,豆花、斑斑、PUMA就一直用腳在挖洞,挖的深一點之後,還會用鼻子去頂那個洞,腳上和鼻子都沾滿泥土,主人說是因為老鼠有動靜,所以他們在有老鼠的地方挖洞,準備給老鼠來個大擊殺,但是就連犬舍裡也有好多挖洞的痕跡,而且狗兒進到犬舍後,還會趴在洞上面,所以我在想,也許有時候不一定是為了抓老鼠,也許因為天氣太熱,挖過的泥土會有濕氣,趴在上面也會涼快些,就像用了涼墊一樣吧!


另外同花順也會學蜘蛛人一樣,沿著山壁往上攀爬,江太太說牠有時候可以爬非常高,達三公尺以上,而且會有一群像阿義、虎哥、CD會在下面看,山壁的岩石若比較脆弱就會有落石的情形,對於攀爬的同花順及在下面湊熱鬧的幾隻,都會有危險,所以她若有發現,就會喝斥阻止。


主人夫妻現在都已經60幾歲了,也說自己體力沒有以往好,慶幸的是兒子媳婦一週回來一次,也非常喜歡這群狗兒,會幫忙噴藥、點藥、餵藥,所以除了受傷的阿比之外,其他狗兒身體狀況也都還不錯。


狗來富專案讓很多曾在安樂邊緣的狗狗,有了新的生活,雖然在家園,有些狗狗比較不能適應團體生活,會發生一些相處上的問題或意外的小插曲,但在協會的關注和家園主人的處理之下,也大多能夠獲得解決;看到主人們的家庭成員有的也因為喜歡這些狗兒,幫忙照顧而有更多的互動,狗狗帶來的除了代養費用的收入,家人的溫馨互動,更是無價的財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