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年9月 探訪志工-于薇

文/于薇

下一秒,牠們即將漸漸模糊的視線,漸漸遠去的鐘響;但在這一秒,我卻見牠們安在,牠們在代養家庭裡都過得很好  

這天,首次擔任代養家庭的探訪志工,幾個禮拜來都是懷著興奮又期待的心情迎接這一天的到來,初次見到大內、楠西家園的家園主人時,內心充滿了激動,因為他們都是幫助狗兒重生的再生父母,臉上掛滿了慈祥和愛心。

  入大內家園有道小門,迎面衝上前的是Bonjour,熱情的令人難以招架,在探索家園的花花草草時,不時會有把你當作電線桿不斷嗅著的咖啡和如意、會用大舌頭朝你的臉又舔又親的咪咪、跑進跑出瞎忙的飛飛,牠們都不怎麼怕生,甚至會不斷的討摸摸,讓紀錄的雙手變得相當忙碌,卻很難拒絕牠們的笑臉,撲上前的一顆顆大頭,讓攝影工作含淚帶笑的進行著,歡喜著牠們的熱情活力,淚灑每張拉的非常近的特寫照片,甚至出現只有舌頭或是口腔內的照片,每按下一次快門,可說是一場考驗和挑戰!大內家園在小玉先生的巧手下,像座小型遊樂場,狗舍不但有樓中樓挑高設計,還有讓狗兒嬉戲的溜滑梯,而狗兒們也會自己幫自己製造樂趣和更多玩具,看到咕嚕咕嚕開心的在乾草上大滾,怎麼的,我也想放肆的滾滾看,跟著牠們的無憂無慮,一起放空的享受生活。


  楠西家園的環境相當奇妙,入口非常的陡峭,門口還掛著一張「內有很多狗」的警告標語,未進到裡面就感受到明青和羽欣的緊張,但這緊張中又帶點哭笑不得,車子緩緩駛進家園,聽到前座兩位大喊著「來了來了來了!」探到前擋風玻璃一瞧,這種畫面簡直是在災難片裡才會看見,大老遠就奔馳著一群黑白黃各色的影子,一路向車子的方向奔跳著,如果可以畫成漫畫,這場景後面的塵灰大概可以和101媲美了,可以想像牠們有多高興看到駛進家園的新鮮事物,一下車我的腳就撞到非常粗壯的亮亮,再來我的眼睛就搜尋到了單眼皮哥-阿義,狗群圍在腳邊寸步難行,即使家園主人江先生就在眼前沒幾步路,卻像走了一輩子這麼久,家園給了狗兒非常好的健身環境,果樹園不但可以幫助狗兒乘涼,有魚在裡面游泳的水道也成了牠們的嬉戲場所,Micky、同花順似乎很想幫我消暑,在水裡玩了一會兒之後直接撲到我身上扒著不放拼命的撒嬌,這裡還有一隻很帥氣的芋泥捲,主人都叫他「偶泥」,看起來像得了全身皮膚病,摸起來卻異常的舒服柔軟,聽說剛到家園時非常瘦弱,但現在明顯的肥了不只一圈,而偶泥那條沒什麼毛的尾巴還差點被江先生誤認為蛇出沒,明青和羽欣總笑說牠這個臉應該很難拍出夢幻照,偶泥的話題還真不少。楠西家園有一件事情一直困擾著江先生和我們,這裡有六小黑,除了身形壯碩的亮亮之外,比較好辨識的就是「撲攏拱」PUMA,總是很無厘頭的做出各種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一下蹦到你面前,下一秒又鬧失蹤;其餘四小黑讓江先生很頭大,雖然個性各有異同,但長相和體型都很相似,搞不清楚誰是誰,當下羽青就夥同江先生一起抓狗和掃瞄晶片,這才釐清了四小黑的身分,也各自讓牠們戴上不同顏色的項圈做區別,希望往後可以不會再為此苦惱。離開楠西家園也是件大工程,狗兒們會熱情地在車上又爬又抓,所以江先生還必須先將麥可拴起來,並且叫住其他狗兒,這才讓我們順利脫身,暫別了這個狗兒天堂。

  「重生了!」曾經牠們都是在街道不經意撇過的流浪狗,曾經牠們都是馬路上閃躲車陣的流浪狗,曾經,牠們只是一條價值等同於廢棄物的生命;如今,寬廣的鄉野是牠們活動的天堂,不需要再與車爭道;捐款人的愛心是牠們溫飽的食物,不需要再冒險到垃圾堆撿食和捱餓;代養家庭主人的呼喚是牠們生命樂譜的每一個高調,不必再擔憂每一次來到籠前的腳步聲,牠們很幸運,能繼續享受呼吸的快樂;同時,要感謝的是,牠們還願意再一次敞開心,相信並且接納我們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