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03月 探訪志工-MUCHIN

圖文/慕勤


當志工已經大約有四、五年了吧!幾乎每個月都走訪狗來富的家園,從以前固定去花蓮瑞穗的家園,現在偶爾也到台中、台南探訪,後來花蓮瑞穗家園因主人身體狀況已不適合繼續代養而收回,原本寄養在花蓮的狗兒們經過重新融合,又有幾隻來到了今天探訪的大內C家園。我也曾經常跑屏東內埔的家園,後來因為主人生活狀況不適合繼續代養,和協會人員及其他志工一起,把這些原本在台灣最南端的狗兒,送到了這兒。許多狗兒都有自己的故事,也在每個家園經歷了不一樣的群體生活,跟隨狗來富的計畫,慢慢變老了。
 
小叮鈴,她是曾經生活在花蓮瑞穗家園的狗兒,以前在瑞穗的時候,年輕、很愛玩、很活潑、不太打架,都是依賴著其他大狗一起活動,雖然不特別撒嬌,但是還算親人,瑞穗家園收回後回到八里保育場,住了一陣子獨立籠之後回到大場和眾狗兒一起生活,大約一年半的時間,經過融合,再輾轉來到了大內C,初到這個家園個性仍和以前一樣,不特別親人,但是入場那天牠看見我那種熟悉的眼神,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我知道牠還記得我。這一年以來,牠老了許多,嘴邊、身上都長了許多白毛,就和人老的時候會長出白髮一樣,也不像從前年輕力壯了,身上多了打架的傷口;對於別的狗兒爭先恐後的吃零食,牠淡定得多了,眼神裡有著渴望,但是並不上前爭食。


 
拿鐵也是以前花蓮瑞穗的狗兒,不特別親人,還很會躲鏡頭,以前總是拍不到牠的照片,牠來到大內C家園之後,倒是沒有明顯的老態,群體生活的融洽,不被欺負、也不會主動惹事,比起以前在瑞穗親人,雖然還是不愛拍照,但偶爾我還是可以捕捉到牠微笑的鏡頭。


 
多多,以前是在屏東內埔家園的狗兒,在內埔的時候牠毛長、經常沾染打結,來到台南之後,毛不打結了,個性也從敏感轉變的比較活潑。小紅,很好認的小短尾,從前在屏東內埔也是隻個性不特別鮮明的狗兒,但是到了這裡,卻頗會挑釁作亂,帶頭咬人,需要主人約束及制止,獨自住在第二犬區和第三犬區中間雙層門的區域。哈利,也是從屏東來到這裡的狗兒,在屏東的時候貪玩親人,在來到大內C之後,反而變得有點像主人家的狗兒,有些排拒探訪的志工,只認家園主人和她的女兒了。


 
狗來富的狗兒都是流浪狗,經過協會的收容之後,從保育場來到了寬闊的家園,在鄉間有了不一樣的生活,無論過去牠們身上有著什麼故事,至少在這個計畫裡面,牠們有充足的飲食和活動空間,也有願意盡心照顧牠們的人,每年定期的巡診健檢,也讓大多數的狗兒身體健康無虞,一路走來雖然也有一些令人遺憾的事情,例如打架傷亡、照顧不佳導致走失或死亡的,但還是讓許多狗兒有了比較好的生活品質。而對於志工來說,經歷狗兒的生老病死,也帶給我們很多不同的經驗與體會,生命短暫,珍惜所擁有的美好,即使一個人的力量微小,仍舊該把握當下,做有意義的事。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