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年11月 探訪志工-Jing

圖文/Jing


  坐在火車上轟隆轟隆,窗外光影閃爍晃動,一個半小時車程,來到台南大內參加狗來富初階志工訓練。未曾接觸過動物保護團體的我,像張白紙般期待等候著,不知道會鋪蓋上什麼樣色彩的一天。

  紮實而專業的台灣動物保護歷史發展與現況,讓我迅速明白了狗來富專案的誕生。過往的歷史經驗讓我們知道,TNR趕不上流浪動物繁殖的速度、修法後落實困難、收容所環境空間有限、領養可遇不可求、以及教育成果需要數十年展現,甚至不一定有效等現實環境交織下,讓許多年輕、健康、親人的狗兒走上被安樂死的命運。只要收容所是滿的,就無法讓新的狗兒進來,而要離開收容所,除了領養以外,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讓狗兒們擁有個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狗來富專案就是一個解答方式。將狗兒們從收容所中救出來,經過仔細的醫療照顧與實訓練,組成可以穩定生活的一群,然後進入經過篩選、重建成合適生活的家園裡快樂生活。狗來富志工就在最後一個環節裡,持續追蹤關心狗兒們生活狀況。

  下午實際到家園實習,一進去就被尾巴啪啪啪甩了好幾下,看到這麼一大群人來,一部份狗兒們顯得十分興奮,東聞聞西嗅嗅,一部份狗兒們則躲得老遠連影兒都看不清,還有幾隻總在附近徘徊觀察,有意圖去靠近就會閃開。手中拿著照片要點名卻搞不清到底誰是誰,好不容易認出來,一轉眼又一溜煙兒不見了。看著這群活動力旺盛跑來跑去的孩子們,忍不住覺得活著真好。在陽光充足的地方有樹陰可以乘涼、肚子餓有東西吃、口渴有乾淨的水喝、有土壤可以挖洞玩耍、在一片土地上無憂無慮的追趕跑跳蹦、盡情吠聲狼嚎也沒關係,不僅受到良好的照顧,還有緊急藥品與定期醫療,最重要的,有個愛他們的主人可以撒嬌,從眼神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們有多快樂。

  我並不是一個天生喜愛動物的人。曾經認為資源有限的狀況下,應該將資源留給需要的人使用,而不是動物。然而在自己真正投入社會福利領域,見識到太多人其實在摧殘浪費資源時,我重新思考生命的重量該如何衡量?資源與生命都是來自於大自然,因此在分配資源時,該以物種的角度,還是以對地球的貢獻度?後來,我認為人類與動物同樣都是地球上的物種,那麼應該換個問題為,大家該如何共處,而不是彼此殺戮競爭資源?接著,我又發現人類社會之所以在地球上與眾不同,就是因為擁有文化,我們的社會群體文化會不斷進步更新。

  所以,我個人的結論是,人類與動物的互動,將展現出一個社會的成熟度,當我們明白在地球上人類與動物其實相依相存時,一個群體如何對待其他群體動物,就是該群體文化的彰顯。我們想要創造,或是留下什麼樣的社會文化?自私自利的,還是想方設法和平共存,彼此照顧?當我們珍惜生命,同時也是珍惜自己的良心,不讓自己被現實給毀壞殆盡。

  最後,將這樣的精神落實到台灣的話會是怎樣呢?狗兒們本就該在大自然中生存成長,因為生活環境被人類開發了,導致他們常常身處在危險中。而我們所能想到最好的辦法,除了給予一個妥善照料的家庭外,就是在創造一個安全無虞且靠近大自然的地方,讓他們快樂生活。狗來富專案,就是APA在臺灣努力了半個世紀後,所提出的目前最佳解答。十分感謝所有工作人員在假日開設訓練課程,還有資深志工們的分享與不吝指導,請讓我也一起努力,希望可以見證這樣的理想逐步踏實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