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年10月 探訪志工-瀅晴

/瀅晴

這次的探訪活動,多虧領班改了日期,才能跟上這個活動。這個家園,這次是第二次探訪。因為離上一次探訪已將兩個月了,所以狗兒的名字、身形得好好再複習一下。我們一行人在家園門口等主人時,也一併等到了大內A前陣子受傷的主人。由於,兩位是朋友,大內A因為主人腳傷的緣故,因此,也請大內B家園主人支援A家園的園務。看起來他們倆感情不錯。而這也是個好現象。因為大內A是狗來富計畫的模範家園,所以,有他時時刻刻提點,大內B主人也漸漸上手,對於狗兒的照顧也更加細心了。

當我們愉快的近家園門沒多久,我首先發現狗舍門口躺了一隻狗兒,他的身上有許多蒼蠅。我大叫一聲怎麼了,大家也都衝過去。這時家園主人大叫是阿妞,隨後大罵髒話,一直喊著是誰是誰。看他走進走出的樣子,看起來深受打擊。大家看見阿妞身上佈滿傷口,便知道是被群咬受重傷不治。此時,大內A家園主人先告訴心情混亂的主人先將阿妞身體處理好。勇敢的志工依芸,徒手幫主人將阿妞抬上推車,讓主人將阿妞埋在家園外的一處。其實,去世狗狗的身體,我只有看過我家年老而走的狗狗。對於阿妞佈滿傷口的樣子,心裡還在震撼著。依芸卻可以冷靜的檢查傷口、觸摸著阿妞,真的很厲害。

此時,大家心情都有些低落,主人的心情更糟,要不是男兒有淚不輕彈,眼淚這時應該已經掉下來了。我心裡也很紛亂。想想我們只是一個月探訪一次而已,當聽到那個家園因狗兒打架而產生傷亡時都已經很不捨了,更何況是每天相處的家園主人,辛辛苦苦養的狗兒離開時的那種痛,在此時此刻我真的是深刻的體會到了。大家有些強顏歡笑,但該做的工作仍然要繼續,點名、點飼料、拍照開始進行。而主人也強撐起難過陪著我們。還拿著球跟黃特這樣你丟我撿的玩遊戲,真是難為他了。


後來,現場推敲了一下,主人將狗兒檢查一遍。鬆糕因為紀錄不良所以被綁著,反而因此排出嫌疑。阿斑則吻部、頭、耳附近有咬傷而斷定他是主嫌,而他攻擊阿妞後隨後其他狗兒便擁上攻擊落敗的一方。聽主人說,他其實很會照顧受傷的狗兒,但他的狗兒每一次打架都是致死居多,根本沒機會能挽救牠。


之後和大家細細的推敲和志工研習後發現,大內B家園除了狗舍和倉庫。若是被排擠的狗兒被追是無處可躲的。若是有一種設計是可以讓弱勢的狗兒有的躲,是不是就能減少被咬死的機會呢?真的很希望能想出一個辦法讓家園的傷亡減少。因為,這每一隻狗兒都是花很多時間精神從收容所救出來的。雖然,在八里保育場已經事先有讓他們群居一起,彼此互相適應。但一旦到了新環境,整個狗兒的位階結構又整個從來一遍。這是狗兒的本性,也是我們比較傷腦筋的地方。而阿妞這個案,有部分原因是主人很疼阿妞,會特別照顧他。主人是領袖,而領袖特別照顧某一隻狗時,較強勢的狗會排擠攻擊他以鞏固他的地位。

狗來富計畫是一個新的概念和想法。執行者和家園主人、志工沒有前例可循,只有邊做邊學。這計畫要面對的問題好多喔。要帶領家園主人執行代養,面對他們時時發生的狀況;要訓練志工;要思考狗兒入家園的機制等等。是個複雜又瑣碎的工作。多虧執行計畫的人能一一克服走到現在。但我希望這個計畫能夠繼續下去。因為,這樣才能在現有的動物保護政策下,讓更多的狗能走出收容所。尋回他快樂美好的鄉下生活。所以,我們要更加油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