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年09月 探訪志工-老媽子

一早醒來,趕緊探探外面的天氣,因為有著20年來第2強的天兔威脅,所以就算覺得今天應該不會下大雨,心裡還是有點擔心,不過還好出門時只是下了毛毛雨,聯絡了家園主人確認當地也沒有下雨,便趕緊把握時間出門,畢竟大自然的變化是難以預料的。

一路上心裡想著,颱風來襲時風強雨大,就算是關在狗屋裡,那位著要通風透氣的簍空設計,勢必對夾帶著強風的斜雨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更何況是被綁在外面樹木的狗呢?那種雨打在身上不只是會痛,而且還會無法呼吸~一想到這兒,不禁為這些狗兒感到擔心。

也許是塞了太多隻陌生狗兒進來,也或許是因為都被綁著,狗兒彼此間的情緒似乎都很激動,在媽子還沒進到家園的前一個岔路上,正猶豫的要往哪一邊時,就被那此起彼落的叫聲給吸引,這麼多隻狗聚在一起,那聲勢真是非同凡響,更不要說又看到媽子進入,那麼多隻狗集體的叫聲,激動的模樣,說實在的,剎時間媽子還真的點小害怕~

基本上B裡的狗就媽子的眼光來看,覺得每一隻的身材都滿勻稱的,不會有胖瘦差別太大的狗,除了阿妞以外,其他在媽子看來都還是不錯的,眼睛也挺乾淨的,感覺起來都挺不錯的。


有和楊先生聊到上次A家園淹水的事,他說上次他們去搶救時水已經淹到膝蓋了,照狗兒的身高來看,應該有些開始感覺呼吸困難了吧,最後的高度是幾乎快到腰部了,所以如果他們當時沒有把A家園遷徙的話,可能會有10幾隻狗慘遭滅頂吧!

在此真的感佩AB家園主人對狗兒的用心,有及時的巡視家園,並且做出及時的妥善處理,其實搬運這些狗兒不算是件小工程~


回程的時候經過A家園,的確,這裡的地勢較為低窪,依照目前台灣每次下豪雨的情況來看,如果A家園的地點沒有變的話,以後這種邊運的情況應該每年都會來個幾次,這讓我突然想起小玉先生之前有另準備了一個新家園,後來因為協會覺得山坡地太陡會傷害狗兒的膝蓋,其實我是覺得如果單就這一個原因,似乎可以再考慮開放的可行性,總覺得狗兒基本上就是在野外跑來跑去的生物,我是沒去過,不知道有多陡,但總還是應該有平坦的地方,應該也不算是常時間都在陡坡上生活,再加上A家園相對於的狗數量來說是顯得小了一些,總覺得每隻狗分配到的活動空間都不若其他家園的狗兒來的多,如果家園空間空曠,狗兒的衛生條件(便便處)應該也會比較好一些。


回來看了自己拍的照片,發現這次糊掉的還滿多的,感覺拍照時不如以前來的用心,會注意到快門足不足夠~唉~真該反省。

幸好,天兔沒有來臨,狗兒免去了一頓風雨侵襲之苦~感恩~

最後,還是想到了LUCKY……所以媽子這次去的時候看到BONJOUR的時候特別多摸了他幾下,幸好,他是老大(該這樣想嗎?)….志工網頁上有提到「鬆糕一直都有綁起來,因主人認為他有變乖了,所以把他鬆開了」,媽子在想,其實那種被綁久了或者是被關久了的狗,剛放出來的時候情緒都會特別的興奮,胡亂衝啊跑的,所以對於那些會咬狗的狗也許綁起來的時候他們會表現的比較乖,因為也沒有能力可以使壞,可是一旦被釋放,他們的情緒較於往常更高亢,所以對於那些會咬狗的狗是不是有另行的處理方式?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