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年05月 探訪志工-Yu-wei、王白石、瀅晴、MUCHIN、菁媛、宇淳、冬瓜舒

文/Yu-wei、王白石、瀅晴、MUCHIN、菁媛、宇淳、冬瓜舒 圖/瀅晴


風和日麗好天氣,見到了睽違一兩周的不見的太陽公公,跟我們一樣熱情的迎接大內A巡診!

  有許多志工們已經不是第一次接觸巡診任務,當然,今天40隻毛孩確實是非常艱鉅的任務,不意外的今天也是巡診任務志工來最多的一日!裏頭也來了一位大內A的稀客,他因第一次參加志工探訪就到大內A家園,而被狗兒的數量嚇一跳,再也不敢來這個家園的志工,他說:「學生時代的同班同學都記不得了,怎麼還敢來挑戰這個家園」。大夥兒滿懷興奮得心情,資深點的志工在要參加巡診前早就把雨鞋圍裙都準備好了。由於今年度巡診也快到尾聲,有了幾次的巡診實戰經驗,大家很快就進入狀況,極有默契的聽著協會執行者的分配,有效率的分為理毛組、洗耳組、醫師診療組、機動組及攝影組。家園主人可沒閒著,對家園裡所有狗兒總是有辦法一一細數,如數家珍的主人,奔波在前場後場協助志工們做不到的親情攻勢!

  因為手傷而殘廢的領班當起了醫師助理的紀錄工作,這差事看起來簡單卻不容易啊!不但得在眾狗興奮的吵雜聲中「耳力訓練」將醫師的一字一句記錄下來,還得「訓練定力」,一字記之曰「定」,千萬不可以被旁邊翻滾、扒耳朵、泡水努力賣萌的身影給吸引走了,這樣可是會漏掉醫師重要的醫囑。

  協助醫師的工作還有一個志工扮演重要的角色,負責攜帶針劑和棉花,但不知道為什麼的,抓著抓著安撫著安撫著,就忽然變成了保定,但這才不會難倒我們這位資深志工!在下午,資深志工還幫派翠克剃毛,而為了解決牠尾巴的毛打結,竟然失手把尾巴尾端,本來要修成的毛球給剪了,成了豬尾巴,牠在心裡應該會偷罵剪毛技術很爛的志工,希望牠尾巴的毛,快點長回來了!在這跟領班懺悔也跟牠道歉了。

  同樣也是一年一度錯過等明年的群羊脫光光秀也如火如荼地上演!炎夏的酷熱對狗兒們可是一大考驗,特聘設計權威(志工自封)前來,通通排好隊,將長毛組的全脫了個精光,一整個清涼感,超讚。剃毛組兩位志工負責將帶出場的長毛狗兒嚕個清爽的造型。第一隻被試驗狗兒是志工朋友的狗兒,被嚕的哩哩啦啦的。兩位志工自稱造型設計師,將大夥兒全身理光,他們說這是相當有設計感的造型,很快的志工們抓到訣竅,越理越順手,往後就像表演綿羊秀一樣一隻的嚕光光,獅子頭獅子尾是大家共同的造型。也虧得協會為狗來富計畫添購好用的推剪,剪起來真是事倍功半,短短三小時也嚕了四五隻毛孩,但我們的設計師可是要身兼下午剪指甲的工作喔!

  家園主人:「龍ㄟ啊!哩戈來!」「Bonjour啊~」主人死命地喊,狗兒死命地跑,為什麼呢?因為大家該洗耳朵囉~洗乾淨才能清爽不藏汙納垢,才能聽到阿爸再叫你們啦~!同樣兩人一組洗耳組,志工說:家園40隻狗的數量,光想就很擔心是否能順利完成,但實際親身體驗後,才發現原本的想法是多慮的。洗耳朵時大家的反應大不同,有些用洗耳液清耳朵時還很舒服的把頭靠在手掌心上,但其實狗兒普遍不喜歡耳朵浸水的感覺,特別排斥洗耳朵,所以被狗兒甩了一臉的洗耳水,但只能說大家耳朵都太髒了,這樣的滋潤實在讓人 難以消受。進入了可愛動物區只見孩子們看著志工的神情與往常都不一樣,志工使出雙子那可以好好安慰孩子的三串不爛之舌:「好乖好乖好乖好乖~~」他說:「那天算是我探訪最多話的一次」洗耳組不但得清潔耳朵,同時還必須保定,對於平日就不親人也比較有戒心的狗兒來說真是一大挑戰,於是換個方式說服自己,想想大熱天彎下腰抱著毛絨絨的孩子「真是好溫暖好溫暖」,有時不是彎下腰就能解決只好單膝下跪的方式保定有的躁動程度,這時就只能請出家園主人幫忙。洗耳第二計,必須在夥伴倒入洗耳液快速捏住耳不能讓好不容易倒入得洗耳液流出,搓搓搓~~~不止搓出泡泡還被噴得滿臉!這就是沒經驗不知何時要閃的窘境!

  大家累了一個上午,簡單吃個午餐後又繼續巡診的任務啦~!大內A家園是泥土地,少了水泥地讓狗狗們磨指甲,普遍都有指甲過長的情形(聽說以前在八里保育場是不需要修剪指甲的)需要集體大修剪。雖然馴服狗兒剪指甲不容易,但比起帶給牠們驚恐好多了,今天大家使出所有看家門領,說好話、唱情歌、甜言蜜語、哄小孩的橋段都出現了,讓原本很少在洗耳與剪腳指甲的狗狗穩定了下來。有些志工連家裡的寶貝都不敢親自操刀,就把初體驗獻給這群幸福的毛孩了。只要輕輕一剪,血就這樣噴出來!!阿娘威~~只能深深倒吸一口氣告訴自己「不剪對牠們是不好的!」這句話不斷的再說服自已呀!有養過狗的人都知道,指甲久未修剪,內藏的血管就會沿著指甲增生,一旦修剪就容易有出血情形發生,加上家園的狗兒過去並沒有剪指甲習慣,害怕的反應更是出乎意料的激烈,特地準備的神奇止血粉(中藥研磨製成),也無法順利上藥,搞的現場是血跡斑斑,人仰狗翻。雖然狗兒嚇的嚇跑的跑,最後大家還是完成了最最棘手的剪指甲任務!但整個家園搞得好像命案現場一般,措手不及的包紮,血流如注,血流成河,怕血的領班嚇到差點沒在家園昏過去被CPR!說有多驚悚就有多驚悚,說有多麼兒童不宜就有多兒童不宜!

大內A家園的狗兒都來到家園有兩年左右的時間,所以在來之前就被預告這邊應該會是洗牙頭數最多的一個家園了,果然排隊洗牙的比起昨天巡診的家園要多幾隻,牙結石的情況也非常驚人。但洗牙的外場不時竄出一副被追殺逃出來的內場狗兒,腳下踩著一個一個血腳印,到外場以紗布包紮固定後先暫時安置。洗牙的狗兒需要事先麻醉,麻醉後剛甦醒的模樣就是所謂「不宜上路」的醉漢,一晃一擺努力地想走向前,可是這直線怎麼沒畫好……只能將牠們先安頓在酥軟的泥土地上,避免牠們醉拳還沒練成就先撞到堅硬的物體而受傷。因為疑似氣管結構有問題而總是跟豬一樣「ㄍㄡˊㄍㄡˊ叫」的哈哈在剪指甲的過程相當不順利,偏偏牠的指甲已經倒勾比3M的掛鉤還好用了,因此不得已的情況下還是讓牠上了小劑量麻醉再快狠準的剪指甲!其中有一個「身體太健康會被打比較多針」

的八卦也應證了!相當勇健的叉燒在洗牙前後過程中共被打了三劑的麻醉,看牠在甦醒的過程中實在心疼,那急促的喘氣聲不知道是在不爽被打針,還是不爽自己怎麼倒在地上看太陽。

  這次有志工的兒子突然發燒沒有跟完全程;有志工下午要上班而先行離開;因為要趕回北部而提前離開,留下其他夥伴們繼續打拼。但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心得:「衣服上的血跡成了此行最大紀念章,不過,回家可就悽慘了,血跡好難洗呀!」回家後仍然全身微微痠痛,巡診真的可以挑戰自己的耐心,即使說了很多善意的謊言,但巡診學得的經驗是令人一直回味得紀念,大家忙碌一晃眼就過了一天,但也是充實的一天此趟巡診中狗兒跑的跑竄的竄,還好有經驗老道的志工,也很佩服配合巡診的獸醫師和協會執行者明青與協會助理羽欣,全省家園六天走透透也不喊累,真是太強了。

  突然覺得這裡的狗兒比傳統家庭養的狗狗還幸福,不但有寬闊的場地可以奔跑,每年還可以員工健檢,如果說墜入畜生道是上輩子的罪孽,那這群小傢伙必定是群義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