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年06月 探訪志工-Annie Sue

圖文/Annie Sue


        還未到達現場,就已經聽到狗兒們此起彼落的吠叫聲,家園主人早早在門口等候,領著我進入18隻毛孩子的居所。毛孩子的吠聲不多,唾液量倒是異常豐沛,難以招架。

        進狗兩個月,家園主人和他的妻子、兒子,與狗兒們互動良好。相較於剛進狗時的生疏,家園主人已經將所有狗兒的名字倒背如流,還很自豪:「我只花了三天時間,就把牠們的名字記到腦子裡了!」聽到這裡,我不禁莞爾。

        家園主人會牽狗兒外出散步,一次牽一隻。這回我見蛋黃落寞,獨自窩在角落鬱鬱寡歡,還以為他是生了病了,家園主人說,牠一直無法融入狗群,與其他狗兒有距離,但卻偏愛讓主人牽出散步,家園主人當場示範,拿起牽繩走向蛋黃,果然蛋黃精神為之一振,喜孜孜跟隨主人外出,讓其他狗兒見了,都在門口搖尾羨慕著。然而,家園主人不會偏袒,每隻都是有外出機會的。

        網子這頭一群狗,網子那頭一隊鴨。鴨子三五成群,偶爾會趁隙鑽縫,侵門踏戶來到狗兒廣大的地盤上,當下著實為鴨子的勇氣捏一把冷汗,牠們大搖大擺,來者無懼,狗兒們見之竟紛紛走避唯恐不及。那鴨子,還真是鴨霸,可難得,鴨犬相聞倒也相安無事,若非親見,難以置信。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