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年03月 探訪報告 黛屏

                                   文\探訪志工 黛屏

今天到台中太平的流浪狗寄養家園徐女士的水蜜桃果園探望被寄養的10隻流浪狗,

看到名叫肉粽的流浪狗打群架被咬傷,住到寄養主人家裡休養康復後,不肯再回果園。

我想像著…寫下了肉粽的心聲.............


       我是第二批來到果園的狗,他們叫我肉粽,對原本的9隻狗來說,我是新進入團體的菜鳥。其實,我在當流浪狗的那段日子,怎麼說也算是在外面混過的,我認為自己可不是一個省油的燈!Sorry!我是說,我不是省油的狗。

     事情發生那天,是那隻叫花生的虎斑犬先挑釁我,他霸著飯碗,不讓我吃飯,我繞到旁邊,準備讓大家先吃飽,我好再吃剩下來的,可是花生越來越過份,他完全不讓我靠近飯碗。我知道他是想逼我承認他才是這裡的老大。

  然而,我畢竟混有獵犬的血統,骨子裡是有一定的驕傲存在,要叫我毫無反抗就心甘情願地臣服於這隻無賴狗雜種,對我來說非常困難。這次他真的是把我搞火了。是他先欺負我的,我吼回去,他咬過來,我決定跟他拼了。混戰幾回合下來,我被花生咬傷好幾處,氣勢也逐漸屈居下風。這時,其他幾隻平常跟我有過過結的狗趁機上來咬我,我因此又流了不少血。在狗群的社會裡,助強欺弱是常態,這一點我也看開了。

  主人發現我時,我已經是精疲力盡,身上也有多處傷口,倒臥在狗舍一旁。主人把我抱離果園,帶回家單獨照護。我在主人家裡住了二星期,傷勢復原的很好。現在每天早上主人會把我放出來,讓我自己在主人的院子裡自由活動。晚上,太陽快下山時,我就進到屋裡去,作息完全比照主人一家人。

  經過這段時間的調養,主人看我的傷勢穩定好轉以後,幾次嘗試過帶我再回約100公尺外的果園,加入狗群的看守果園行列,但我總是走到果園前50公尺,就停下來再也不肯再往前走。主人以為我是害怕又被那群蠢蛋欺負,所以才不敢再回去果園。這,當然是原因之一啦,不過我心裡真正盤算的是:

" 現在我可是一隻住在人類家裡,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的家狗了。叫我再回去果園跟那群野蠻的蠢蛋豁在一起,跟他們一般見識?

呵呵,別逗了!

你有聽說過哪隻已經飛上枝頭做鳳凰的雞,甘願再退回雞舍去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