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年02月 探訪報告 黃慶榮秘書長

                                               文\黃慶榮 秘書長

        黑豆與肉粽都是送往台中太平徐女士水蜜桃果園代養的狗狗,我雖然隨著牠們一同前往,但是對牠們的印象都不深。在送往代養家庭的第二天,徐女士即以電話通知沈小姐說:「肉粽失蹤了!」之後的幾天,徐女士夫婦雖然遍尋附近地區,都未發現肉粽的身影,所以,在我第一次訪視代養家庭的時候,並沒有看到肉粽。




        黑豆是一頭中型的黑色米克斯狗,有些神經質,不容易靠近。我去訪視牠們的時候,其餘的狗狗如:大塊、花生、lucky、阿空等,只要一呼叫,牠們馬上會靠近我們身邊,只有黑豆站得遠遠的。第一次訪視後的第三天,徐女士又以電話告訴沈小姐說:「肉粽回來了!而且還要告訴妳一個好玩的事情。」原來肉粽回到果園邊,因為駁坎太高,爬不上去。黑豆想要帶肉粽回家,自己也跳下去,想當然爾,也一樣爬不回果園。


        當天一早,徐女士的丈夫要去餵牠們的時候,聽到黑豆的叫聲,才發現黑豆帶領著肉粽急著想要回果園,卻因為駁坎太高爬不上去。徐女士夫婦只得搬個長木板當作梯子,讓黑豆與肉粽走回果園。徐女士說:「肉粽失蹤16天,整整瘦了一大圈!」

        在我第二次訪視牠們的時候,怎麼想也想不通肉粽為何會走失?因為此時的肉粽黏人黏得像什麼似地,只要一呼叫牠的名子,馬上跑到你身邊向你撒驕。徐女士還說了一段肉粽回來後,黑豆對牠百般呵護的情境。

        肉粽失蹤後再回到果園,牠的身分就像菜鳥一樣,每當餵食或玩耍的時候,當然會受到老鳥的排擠!此時,黑豆就會像大哥一樣,舔舔受了委曲的肉粽,好像在安慰牠,叫牠忍耐,過一段時間就好了!

        當時我百思不解,為何黑豆和肉粽的情感如此的好?返回協會後,查了一下牠們的資料,原來牠們在保育場的時候,不僅住在同一個犬舍,更好玩的是,牠倆同樣是協會拯救自公立動物收容所的狗狗,是有生死與共的革命情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