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年09月 探訪志工-秋天

圖文/秋天

今天周大哥被我們的到訪嚇了一跳,他說沒接到任何通知,事實上他也剛忙完母喪二、三天,所以今天的家園有點髒亂,狗狗們把垃圾咬得到處都是。

出門前有複習一下,所以今天很順利的能叫出狗狗們的大名了,為了幫狗狗們做服從的複習,今天也帶了點心。可惜,除了有錢能聽從指令坐下外,其它的都很想吃又不願坐下,也有可能是有錢一直搶著擠到最前面,讓其它的狗心情太急而不想坐下,以後再慢慢練習吧!對了,關於狗狗的名字,周大哥說那些外國名字他都記不起來,為什麼不取台灣的名字呢?

清點藥品時,問了周大哥有無餵心絲蟲藥,他說沒寄來所以沒餵,但我們卻在藥箱中找到七、八月分的心絲蟲藥,領班有意盯著他把葯確實餵下。為了確認周大哥有餵心絲蟲藥,我們去看他餵狗,他的方法是在狗舍中以網籬分三區放了食盤,狗狗們會搶著進去吃,在第一區有搶到的留在第一區,沒搶到的再隨著他進入第二區,而他也會離開第一區時順手把門關上,類此到第三區。放完了飼料,再從第三區開始餵心絲蟲藥,方法是用湯匙挖一匙罐頭食物再往裡面塞一顆葯,不過因為罐頭太吸引人了,這時分區完全失效,原來牠們不分身形胖瘦都有能力在三區間鑽來鑽去,大伙開始擠過來搶食,QQ就攔截了MINI的那一份,至於其它有沒重複餵的,實在很不清楚,不過周大哥很肯定只剩二隻黑的沒餵,我們肯定有誤,因為YUKI一直沒接近狗舍,牠確定也沒吃,關於這一點,周大哥說YUKI從來都不肯靠近他,好像說三年來都不曾餵過牠心絲蟲藥,我想漏餵、長期沒餵的問題應該是個隱憂。

點蚤不到也是一樣,周大可說沒藥可點了,原本我們把僅存的七個優先給身上有壁蝨的,後來也在紙箱中找到了一批舊的,於是可以抓來點的都點了,剩下的就請周大哥處理了。

上個月來鹽埔家園就有聽周大哥說母親住院,可能他這陣子太忙了,也可能沒事先通知的關係,這次去好像有點失序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