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年11月 探訪志工-秋天

圖文/秋天


今天屏東A只我一人去,體會到成為一群毛孩集體熱情關注的開心與困擾,開心的是牠們都很熱情,困擾的是牠們一群緊跟著,我無法拉開距離拍照。

本來有點擔心今天小烈又會來朝我褲管尿尿,怕會尿到我的新布鞋,不過沒發生,因為牠被關禁閉了,算一算被關的還不少,除了本來就因為會逃走而被關的菲菲之外,會被別人欺負的海苔也被關和菲菲同一間,二個相處和諧。另外恰恰、可可和小烈關另一間,罪名是會挖地洞,會跑到園區的中間那一區等候餵食的大哥。倒是我原先以為咬死酷妹的兇嫌雄寶會被關,卻仍是逍遙自由。


講到雄寶,令人擔心的是牠的皮膚病更嚴重了,從背部到屁股,幾乎都處在無毛狀態;另一隻則是小杉,大哥說有噴藥了還是無效。整體來說,每一隻好像都在東抓抓西抓抓的,沒有清爽的感覺,環境一定有問題!家園好像也注意到了,大哥說不知是不是這一區太悶熱所致,我想也是,不大的環境,四週高高的鉄皮圍著,上方又有樹遮著,風吹不進來,他們已開始在整理另一區,就是放飼料那邊,整理好就要把狗移過去那裡。

有點期待今天去會看到白襪,可是牠還是沒回來,早上去鹽埔A家園時,有聽說前幾天有人撿到一隻狗,送到屏科大掃瞄晶片,發現是動保協會的狗,屏東A家園要去領回時,卻說又被跑走了,殘念!

捲捲優雅的坐在高處的身影已不見!咬死牠的兇手我看到了,變成一條蛇乾,沒看到眼鏡!不知掉到那裡去了或者牠是戴隠形眼鏡!

心絲蟲藥沒了,說11月份的藥是他們自己去買的。外傷藥也沒了,對於一個存在打架問題的環境,外傷藥還是趕快備妥為宜啊!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