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年03月 探訪志工-MUCHIN

圖文/MUCHIN

  南部仍舊是一貫的晴朗,9:50分來到家園的時候,主人看門的老狗來到門前,不友善的對我汪汪叫,主人則在犬舍裡面打掃。剛沖洗完畢的犬舍地板濕漉漉的,但乾乾淨淨沒有毛小孩的便便,新買的鋼製水盆,光可照人,鍾先生高興的說,這樣的水盆比起之前好清理,狗狗喝水也比以前更健康了。

  內埔B家園是個黑色毛小孩很多的地方,阿龐、小紅、牛牛、秋香、棗泥、哈利、小亮、恭喜、糖糖、來喜,佔了一半的數量,點名的時候,鍾先生笑笑的問我怎麼能分辨牠們誰是誰?這也是我當志工最初的時候面臨過一個很大的考驗,不過現在拿到點名簿,來到家園,分辨一堆黑色的毛小孩對我來說已經不是什麼大問題了,除了照片,每一次的到訪都讓我對牠們的特徵有更多的認識,哈利那粗壯的身材、全黑的舌頭,棗泥略為看得見肋骨但精壯的身形,秋香類似哈士奇的火眼金睛、來喜蓬鬆的黑長毛都成了可以分辨的特徵,熟能生巧,仔細觀察就是累積辨認功力最好的機會了。點名的時候,突然發現沒有看見YAHOO的身影,記得牠之前因為後腿的問題有去就醫拿藥,沒想到在主人的告知下,才知道牠去了天國當小天使,328日病逝於動物醫院,心裡雖然不捨,但還是請主人務必盡速通知協會。

  這次到訪,主人犬舍和戶外區的管理方式也與之前有些不同,通到戶外區的門是開放的,會跳出犬舍的,就會在犬舍走道上穿梭,或跑到戶外區,但大部分不會跳出來的,就會待在犬舍裡面,所以拍照就以光照較為不足的犬舍為主了。這次吉利因為犬隻打群架,所以傷得很嚴重,耳朵已經噴滿了傷藥,身上也有多處的傷,被隔離在獨立犬區,不會再受其他狗兒攻擊,只是看起來很像納美人,眼神有些憂鬱,希望牠的傷快點好,才能回到和同伴互相追逐嬉戲的快樂生活。

  結束了這次的探訪,帶著一身塵土,吃過飯往台北出發,也把今天探訪的第一手資訊回報給協會,讓這次的探訪有個完整的ENDING,屏東的艷陽天,我們下次再見囉!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