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年04月 探訪報告 黃慶榮秘書長

文/APA秘書長 黃慶榮

      影片「大逃亡」是敘述在德國戰俘營的盟軍想方設法逃亡故事。相信看過這部影片的觀眾,對片尾身為戰俘營上校指揮官的法蘭克辛納屈,捨身掩護同僚逃亡,無法追上火車,終致被德軍射殺的場景,一定深植腦海,久久不能忘懷。

     這次送往國姓施先生家的20頭狗,就發生了大逃亡的事情。

     送狗的前一天,約了南投保護動物協會理事長廖老師一同前往,一方面是借重廖老師照顧流浪狗的專長,另一方面則是希望廖老師日後能扮演探訪志工的角色,幫我們追蹤這些狗兒的生活狀況,以降低我們的工作量。

     專家就是專家,廖老師看了施先生內兄徐先生在樹林中為代養狗狗所圍的一大片足夠讓這些狗狗活動的場所與倉庫改建能遮蔽風雨的犬舍,旋即指出哪些地方會讓狗狗有機會挖洞逃出去,徐先生也遵照建議立即予以補強。

     將所有的狗狗安頓後,已是中午時分,一群人即移身施先生家,享受施太太為我們準備的豐盛又口可午餐。不久之後,又看到徐先生從車上拿來了外燴。

     酒足飯飽之際,大家正在閒聊養狗經。徐先生突然接到他太太的電話,說我們的狗狗逃出來了!徐先生馬上開車載同仁回家一探究竟。

     我則往施先生屋後探頭,果然發現一隻狗狗探頭探腦的往我們這群人的方向注視。看到我在看牠,立即回頭。

     因為這些狗狗在保育場是由同仁照顧的,同仁已經坐上徐先生的車前往他家找狗。於是我招呼同仁一同去和那隻狗狗打交道,希望牠能聽從同仁的招喚,順便測驗一下訓練的成果。

     誰知道轉到施先生屋後,竟然發現不只一隻,而是五、六隻狗狗,結黨循著步道東聞聞西嗅嗅的,偶而還抬頭觀察四周環境,好像我們爬山時尋幽探靜的神情。同仁很自信的說:「等牠們滿足了探險的好奇心後,自然就會回到我身邊。」而我最先發現的那隻狗,在我們前面往犬舍方向走走停停,並不時回頭搖著尾巴看看同仁,似乎告訴同仁:「緊張啥?我自己會回去啦!」

      起初,以為只有這幾隻狗逃出來而已,等到同仁進入犬舍點數,才知道整個犬舍只剩6頭,總共逃出了14頭。這下子可叫我心涼了半截,三百多公頃的山林,只要牠們頑皮得想要和我們玩躲貓貓遊戲,隨便藏身,不動聲色的用一雙狗眼偷喵,就夠我們找了。

     當下也沒有多想,只能聽天由命找回幾隻算幾隻,並看看牠們是從哪裡逃出來的,以便亡羊補牢,避免繼續發生這種事情。

      原來是大門下方的門栓沒拴上,牠們只要用鼻頭一頂,就能閃身而出。聰明的狗兒,一隻出來,其他有樣學樣。於是,牠們就趁我們正在享受午餐的當兒,理直氣壯的演出一齣「狗狗大逃亡」的戲碼。

     然而,因為這些狗狗平日和我們同仁混在一塊,實在離不開人類了,所以儘管逃出來了,也會不自主的往有人聲、有建築物的地方靠近,希望能找到親人。在同仁和同仁親情的聲聲呼喚下,很快的就尋回了13頭。

     我問了一下同仁,她告訴我最後的三頭是在徐先生屋前找回的,於是我拿出追蹤動物的本領,在徐先生屋前的農道上觀察了一下當地的環境,且判斷這頭在保育場習慣群體生活的狗狗,一定會為看不到同伴而著急。只要我不驚嚇牠,牠很快就會回頭尋找同伴。

     果不其然,不消多久就看到一頭黃色的狗狗從我眼前閃過,慌慌張張的四處張望,似乎在找尋什麼!但是,看到我這個陌生人,卻又一溜煙的消逝在我眼前,我只好往牠消逝的方向加緊腳步追蹤。此時,施先生趕上來問我有沒有看到?我說:「看到了,又消失了!不過我已完全了解這隻狗目前的心理了。我們在這裡等,待會兒牠就會出現!」於是,我和施先生坐在山澗小溪的橋頭,一方面享受習習山風與潺潺溪水聲,稍事休息喘口氣,並以電話通知同仁和同仁前來,畢竟狗狗是她們訓練的。

     果然不久之後,又看到牠出現在遠處,想要回頭尋找同伴,但看到我和施先生以「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架勢坐在橋頭,只好留在那兒徘迴,並不時抬頭看看我們。猜想牠當時的心裡一定在罵:「這兩個老傢伙為什麼還不趕快離開,我好去找我的同伴!」

     當同仁到來的時候,我往牠藏身的方向指了一指,果然又看到牠出現在遠處農到上,正在偷偷的看著我們。

     同仁呼喚著牠的名字,並試圖上前靠近牠,牠竟然不領情的又往另一條農道逃開。只得換同仁上場,同仁以溫柔似娘親的聲音呼:「小~~~豬!」並蹲下來,等牠自動親近。

     孩子畢竟是孩子,情感自然不同。「小豬」在親情呼喚下,以一副看起來有點抱歉卻也像久別重逢的近鄉情卻神情,低著頭、縮著尾巴慢慢靠近同仁,並乖乖的讓她繫上牽繩,可見她們平日細心照顧這些狗狗的心血並沒有白費。當同仁撫摸她的頭再度呼喚「小~~~豬,乖!」的聲音,我已感觸她的聲音略帶哽咽,在牠牽著「小豬」回來的時候,隱約看到她雙眼閃爍著淚光,那種媽媽在找到走失後孩子的心情完全寫在臉上。

     整齣「狗狗大逃亡」的戲碼在同仁的淚光中正式結束,我帶著感激同仁平日細心照顧狗狗的心情,拖著酸麻無力的雙腳,沿著山路一步一步往上吃力的走回施先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