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年04月 探訪報告 黃慶榮秘書長

文/APA秘書長 黃慶榮

    「野獸」是葉太太戲稱牠的名字,其實牠的呼名叫做「小小黑」。狗如其名,牠是一頭豎耳、身體結實、中小體型、約莫10公斤重、全身被覆黑色中短毛的米克斯公狗。

    剛到葉家的時候,在犬舍中聽到葉庭院中的雞鳴聲,只見牠兩眼發紅,頭朝雞鳴聲方向緊盯著。有楠西的經驗,於是,我們一再叮嚀葉先生,再過幾天要讓牠們放風的時候,一定要先把雞、鵝等關好,否則雞、鵝將會成為這群狗的獵物。

    第二個月中旬,我們去訪視的時候,看到葉先生在屋側兩棵樹中間牽了一條長長的鋼索,並在鋼索上用狗鍊綁著一頭黑狗,且在鋼索終端擺了一個用木板以百葉窗方式製作的三角形狗屋。鋼索是讓狗狗能夠在限制範圍內自由活動,三角型狗屋則是提供牠遮風避雨及睡覺用。

    當我看到牠的時候,牠正豎起尾巴不停搖動且目不轉睛的盯著正在樹下覓食的一隻公雞。那正是狗狗發現獵物後準備追獵的專著神情,一旦公雞走入樹叢,牠就立即轉身探頭尋找,目光從未離開過公雞所置身的方向。

    我笑著並用手指著牠,對葉太太說:「要小心牠獵殺妳家的雞!」

    葉太太以略帶激動卻又似乎有點得意的神情說:「那隻狗是野獸,所以我們現在都叫牠野獸!」

    然後,我陪著葉太太去探視其他的狗狗,她一面娓娓道來牠幹的好事!

    在我們的狗狗送到葉家,過了10多天後,這些狗狗已熟悉葉先生,於是葉先生分批讓牠們放風,事先也把雞、鵝都關好了。

    其它的狗狗都快樂的在庭院中奔跑、打滾、玩耍、跳入漁池戲水等,只有牠失去蹤影。過了一段不算長的時間,突然聽到雞舍內的雞發出慘叫聲,並從雞舍頂端的縫隙逃了出來。這時的雞仔們,狼狽不堪,公雞最為炫燿的美麗尾巴長毛已經被拔掉一輟,幸運的是每隻雞都保住了一條雞命。而牠則被關在雞舍內,應該說,牠正在雞舍內享受生鮮雞蛋大餐!

    原來,牠剛到葉家的時候,早就從雞叫聲錨錠了雞舍方向,當葉先生讓牠們放風時,牠分厘不差的火速往雞舍方向前進,但是,因為雞舍建築頗為堅固,讓牠無法從正面攻堅入侵雞舍。然而,牠卻沒有絲毫放棄獵殺雞隻的堅毅念頭。

    聰明的牠觀察地形後,既然無法從正面進攻,決定改從側面攻堅。於是,從架高的雞舍基底部用兩隻前腳挖了一個足以容身的長長坑道,從雞舍底部突破地板。當牠將頭伸入雞舍的當兒,把雞舍內的雞嚇得驚叫不已,所謂「雞飛狗跳」的場景大概是如此。這些被嚇破膽的雞,當然紛紛奪縫而逃。牠老兄獵殺雞隻之計雖未得逞,但倉皇而逃的母雞留在雞舍內的蛋,卻成了牠退而求其次的戰利品。就這樣,牠在葉家打出了「野獸」的名號。

    為了牠的野性在葉家惹出的禍事,我頗過意不去。於是向葉太太提出:「既然這隻狗給您們家帶來這種困擾,我把牠帶回去吧。」

    然而,卻聽到葉太太回了一句讓我意想不到的話:「怎麼可以!既然來到我家,我們就會好好的教育牠,改變牠的個性。」

    我真替這群狗狗們感到欣慰,真的為牠們找到了幸福家園。因為,葉先生也告訴我:「你們這群狗兒,每頭的個性都不盡相同,我正在一頭一頭的摸清牠們底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