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年04月 探訪報告 黃士航

                                                                                                                文/探訪志工-黃士航

竹東「狗來富計畫」的寄宿之家在一段高速公路旁,一大片農墾地之間,宿主張先生持有2分地(約700坪),除了種植荔枝、水梨、柳丁等經濟作物之外,張先生特別將一塊地圍起來,並把從「狗來富計畫」送過來的6隻狗,安置於此,同樣在圍籬內還有一大塊魚池,張先生說:「偶爾會有朋友相邀來此地釣魚。」沿著水池邊周圍的通道,目測約5080公分寬,就是平時狗的生活空間,另一位同行探訪志工菁,看到狗沿著不大的通道走近,小小聲地說:「狗狗們簡直是看管魚池的守護者。」

 

張先生非常好客,一見到探訪的大陣仗,就端出咖啡要請大家喝,然而大家注意力集中在狗狗們,而寄養的6隻狗與張先生原本養的2隻狗,可能是因為少見到這麼多人,大多躲在距離我們較遠處的習慣範圍內,除了布魯托與恰恰之外,而這兩隻也成為多大家相機的對焦點;放眼望去,不難觀察到狗狗們已經有社會化階級現象,有小團體、獨行俠產生,恰恰與鐵支待在魚池的右側,鐵支臥在鳥籠上好像在觀察我們,其他3隻狗與張先生自養的2隻狗則在左側,3隻狗離我們較遠,自養狗在中距離吠叫。

 

布魯托一直在圍籬附近,可能是看到許多人很興奮,接著就被張先生放出來,與探訪志工們親密接觸,張先生說布魯托很黏人,一開始會被其他狗欺負,大概是被其他狗討厭了吧。張先生管叫布魯托為骷顱頭,一位志工發現骷顱頭耳朵有傷口,張先生拿出動保會給的藥噴用,骷顱頭沒有太大的不適,用藥前後都是一樣在探訪志工之中竄來竄去,直到我們一行人離開,離開前張先生大聲地跟明青強調:「還欠我4隻喔!」我才知道張先生一開始是申請10隻狗。

 

回程車上志工們聊天,菁說:「他覺得這邊的場地6隻已經很多了,在加4隻會更壓迫生活空間與品質。更何況張先生並不住在寄養的地方,他很擔憂要是低溫或是颱風造成淹水或是其他緊急狀況時,狗狗們所必須面臨的處境。」同車的我們也都蠻認同此看法,而我則是對每個人「對待寵物」的認定標準不同,多了一些感觸;如同明青說的,南部人養寵物多以放養為主,不會限制寵物們太多,而北部人養寵物多精心照顧,幾乎無微不至;然而我們怎麼知道寵物們是否快樂呢?

 

這次的探訪可以確定的是,我們看到精神飽滿、身體健壯的狗狗們,如果比起在收容所的狗狗們,這裡的6隻狗,已經是很好的生活環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