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年10月 探訪志工- 國

10月29日,是我半年來第一次跟曾是自己照顧、訓練過得孩子們重逢。曾經在保育場的那些孩子們不知道是否還記得我,懷著坎坷的心情到達目的地後印入眼簾的是一個一個熟悉的面孔。

當下便認出志工們口中的小麻煩-牛仔,我不管在保育場或在秘書處工作時常聽到牠的『豐功偉業』,因其護主性高、易因情緒激動而行為燥動,常導致志工們受傷,所以志工們對牠總是又愛又怕;雖然我聽到時覺得牠的行為與我印象中有很大的落差,但仍覺得應該僅僅是個人因素才會有差異性,如今可以實際確認牠的行為。

牠依舊是裡面最為燥動、搶人目光的一隻,撲在菱形網上對著外來客吼叫、警戒,而我習慣性的先把手讓牠們隔著鐵網嗅聞著,就這一瞬間我被咬了;因為自信過盛的關係,只想著牠是自己訓練又是自己照顧過的孩子,應該會聞出曾經照顧過牠的我,然而事實確非如此,當下手掌就留下牠的齒印以及深深的傷口。

在我做緊急包扎的同時,家園主人先將牛仔單獨以鐵鍊綁住讓牠冷靜,而我先與其他較熟悉個性的毛孩互動,在不知不覺中牛仔想起了我,開始對我示好,甚至在我蹲在牠身旁時,牠也奮力擠進我的懷中撒嬌,想起在保育場的時光,當時其他同仁、志工見到這個情形,一方面詢問我的傷勢,一方面想了解牛仔行為落差為何如此大時,我也笑笑的回答『牠記得我的口感了』。

事實上對我來說,如果把立場對調就不難得知牠的想法;當初生活在有如地獄的收容所中,因緣際會下到保育場遇到同仁的照顧跟訓練,正開始感覺到家人跟疼愛的感覺,半年後又莫名其妙跟著室友們到新的環境,接受新主人的照顧,心中對於同仁的遺棄行為、心中的不滿一覽無遺,所以咬這一口就當作是賠罪的。

時間就這麼逝去,做好探訪家園的業務後,也只能放下不捨的心情離開,前往下一個家園探視。
Comments